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    爸爸的“遗言”

    时间:2019-07-30

      2019年冬月十八日,天气阴冷,家里烤着炭火,爸爸等人一起打耍牌,打乌龟升级打了半天,又转到二伯母家看别人打牌看了一会回来烤火,烤火烤着昏昏欲睡,便起身去睡觉,刚走到门口,老婆见爸爸站立不稳,扶着墙,头嘣嘣嘣地砸墙,身体直往下坠,很快栽倒在地上。

      老婆叫我赶快去扶爸爸,我奔过去扶他时,他已经全身酥软,头上直冒冷汗,头也无力地垂着,大家说要送他去医院,他坚决说不,我知道他现在很难受,他又晕车,身体不好时更厉害,加上去医院又远,搞不好弄巧成拙。

      爸爸要去床上躺着,我随了他的意,背着他去床上,他全身瘫软,感觉十分沉重,背着他也东倒西歪的,叔叔妈妈从旁协助,到了床上,他越发痛苦了,心口也嘣嘣嘣的直跳,头发衣服裤子也汗湿了,我叫妈妈拿来新毛巾,不断擦拭,又给他换了衣服裤子。

      妈妈他们有事先出去了,留下我照顾,突然他口里直喷气,鼻子呼吸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巨烈的心跳,仿佛要蹦出来一样。

      爸爸叫我喊家人都进来,我知道他是想留遗言了,我一边帮他按摩,一边鼓励他,没事,坚持住,你明天又会是大好人一个。

      我加紧给爸爸按摩胸口,肩颈,掐人中,爸爸还是只见出气,不见吸气,头也左右晃动不停,他又说快叫他们进来,我不行了。

      我片刻不敢离开,还是劝他放心,你会好的,你去年才七十四,今年还要十月才七十五,我说过你活到八十都轻轻松松,你就放心吗?

      爸爸的情况越发严重起来了,身体不断的颤抖,身体也绷得越来越紧了,又使出全身的力气,有气无力的求我叫他们进来,正好我听到了妈妈打水的声音,就叫妈妈喊大家快进来,爸爸有话要说。

      一会妈妈和老婆,叔叔进来了,四姐和姐夫一家人随后也赶来了,又通知了大姐往家赶,我还是劝爸爸放心,很快就好了,你只要坚持住,明天保你大好人一个。

      姐姐他们到了后,妈妈跑去堂屋烧钱纸香,求祖公菩萨保爸爸平安。

      听闻爸爸快不行了,大姐和堂姐妹,伯母等人也火急火燎地赶来给爸爸送灯,爸爸痛的喊爹喊娘,只说我受不了了,娘啊!你赶快带我走吧,我受不了了。

      看到四姐姐和姐夫到了,大姐也来了,急着吩咐道,你们以后要多照顾好你妈妈和弟弟。说完流出了泪水。我不行了。

      大姐他们听了急忙答应,好的好的,我们知道的。

      看到爸爸上气不接下气,头摆不停,汗水直冒,热气就像烧开了水一样往上冲,大姐急得直哭,我赶紧叫大姐出去,别搞得像送灯一样,使爸爸没了意志,叫她泡碗盐姜茶来给爸爸补充元气。

      人越来越多了,四姐端来炭火,叫大家在屋里烤火陪爸爸,我见了叫她端出去,屋里空气不好,爸爸呼吸困难,叫他们去堂屋候着就行了,四姐听了又马上端出去了。

      爸爸突然又打冷摆子,妈妈和姐姐拿来了几床被子,老婆拿来了暖水袋,我自始至终给爸爸做推拿,他脚冷了,我使劲把他脚搓热,他胸闷了就推胸部,慢慢的他不冷了,多余的被子也拿开了,他开始呕吐了,我知道这是好现象。

      妈妈又拿了钱纸香去拜祖公菩萨贵阿公了,二姐和姐夫也打电话来了,他们说要从广东要赶回家,我接了告诉他们,爸没事了,不用回来。二姐骂我你晓得个屁,要爸爸接电话,爸爸呕吐后有了好转,告诉他们不用回家,现在好多了。

      三姐和姐夫过年有回家,刚到广东才几天,他们也打电话回来问要不要回来,我还是告诉他们爸爸现在好了,没事,他这病来得快,去得更快,明天又是大好人一个,你们尽管放心。他们要爸爸接电话也是一样的,好多了,不用回。

      四姐买了两盒葡萄糖来,等爸爸好些再吃,爸爸呕吐了三次后终于完全稳住了,只是没力气,总算是有惊无险。

      四姐为了保险起见,喊来了强医生,强医生给爸爸量了血压,看了面相也说没事了。

      第二天一早,大家还是生怕意外发生,又来看爸爸,爸爸能起床了,真的又是一个大好人。

      大家反而笑起了爸爸,你遗言都吩咐了,今天大家都准备过来帮忙的,看来这个忙我们不用帮了。又有人说本以为有两天热闹看的,看来看不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