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    云合镇王文华分享散文|安南:云霞晚合

    时间:2019-08-09

      很多年前,我写过一个人,说他大学一毕业,就回到了丘陵凸凹的山乡。

      那人是谁,那个山乡在哪儿?我其实一概不知。所写的那人、那山乡,不过是散文诗的意象、意境而已。

      我没有农村生活经历,山村生活更觉陌生。想象中的山乡日子,可能多半是从电影《许茂和他的女儿们》里看来的。

      所以,一写到山乡,脑海里就浮现出浅丘起伏的黄土泥泞间,一座薄雾缭绕户户瓦屋的村落。

      近似那般山形地貌的乡间,我最近真还见到了。

      那天,应金堂县作协邀请,我跟着去了一趟。金堂,其名早就熟之若邻,直到这趟才初次登门。

      本以为跨县不远就到金堂,然后大家相聚于繁华县城。我们一路向东,过了川西坝子竟驶入了川中丘陵。

      峰回路转,足足两个半小时的车程,终于来到金堂一个青山环抱、秀水穿流的乡镇。此镇名叫云合。

      若是初去乍来,无卫星导航,是很难找到云合的。

      金堂人待客,包括交谈,都有如这方水土,温润敦厚。

      金堂县作协副主席胡德见,说起话来像摆龙门阵。他说自己不写诗也不作文,这么多年来,就一门心思在云合改田造林、建园育果,说还将投资十亿元建造影视文化康养园,要让这方土地再生长出精神果子来。

      作为土生土长的云合人,胡先生所言之诚朴,跟他那张泥土般的面庞一样,让人不得不信。如果将他说的前前后后连缀起来,就是他的一部家乡创业史。

      这一趟算开了眼界。世上就有用土地说话的作家、诗人,或者说,就有一位用自己创作的果实去营养创作者的人。

      站在酒店楼台上环望四周,整个翠色起伏的云合,几乎已成胡先生拓垦耕耘、倾力打造的生态蜜乐园。园中,猕猴桃林遍布谷地河坝,细雨飘来空濛若湖,微风拂来荡漾如浪。

      当漫步水泥村道,近观两旁的猕猴桃时,便很像是在读他的件件作品了。沿途读去,只见枝繁叶茂间,又一季快要丰收的硕果,已经累累。

      读到末尾,读来一湾缓流资水。

      水岸草滩如茵,一座座暖色小木屋坐落其间,仿佛格林笔下的童话世界,给人很多美妙而浪漫的遐想。

      黄昏。资水河畔一片宁静,偶有鱼儿拨剌一声。

      河边有两棵苍劲蓊郁的黄果树,树下有两架洁净舒适的秋千椅。

      我和易加钧坐在椅上,悠悠闲闲地聊诗,聊散文,也聊资水,聊都江堰水。说此水可比彼水?说是不是此水产金沙故而有些泛黄,彼水灌良田所以很绿?

      不觉间,天边云霞晚合,万丈斜晖流金般穿云而来,把青山绿园涂抹得片片金黄。

      这时,那幅早已淡远的散文诗景渐渐复现眼前。

      原来确有那样的一个山乡,甚至那样的一个人。虽说那个山乡不再有土墙青瓦和坎坷泥泞了,那个人也并非是从大学毕业而是从部队退伍回来的,但诗中结尾恰如此情此景:

      晚霞中,你正搀扶着你的母亲,搀扶着你的故乡。

      作者|安南(都江堰)